• 2010-11-06

    Moving on

    P1010323

    P1010327

    P1010324

    上一次搬家只不過是今年1月的事。從吳興路搬到康平路,不過2分鐘的路。Oli和Alex幫我一起幫的家。搬完後我一個人坐在客廳的一堆箱子和雜物中間,大口的呼著冷氣,卻找不到咖啡放在了哪裡。

    沒有想到那麼快會又要搬家。我以為我會在這裡住幾年,住到我離開上海為止的。我那麼的喜歡這個小公寓。春天時從10樓望到一面一大片綠色日漸變濃,夏天把所有窗戶都打開睡覺的夜晚,坐在窗邊喝茶的黃昏,夜夜坐在沙發看連續劇的時光。好生歡喜的時光。

    就好像喜歡一個人一樣,你以為會在一起很久的,也許是會一直在一起的。可是偏偏就在忽然之間,他說要離開了。是一樣的道理。

    我不知道該如何離開這個公寓。在決定了之後,仍舊戀戀不捨,一直說,其實我不用這樣做的。

    電話里,媽媽跟我說,當年我們搬新家時,我們也是一樣,不到最後不肯搬過去,雖然我們老的公寓比新的要爛許多。

    我在電話另一邊泣不成聲。Moving on,是對一段生活的告別,是對那一段的自己的告別。非常的難。

    但有的時候,在不得不如此得時候,我們始終是要move on. 

    我哭過之後,覺得這是對我的上一段生活的告別了。就決定,I'm done with it. I can get on with it now. 

     

  • desk scene

    和fashion designer Angela Gao吃茶餐廳,她從我的雙魚手鏈說道星座。說的準,卻也是我本來就知道的關于我自己的東西。

    命里那么多的水。太多的苦難其實都是自己想出來的。

    一個人在家寫了一天的稿子,從移民寫到出柜。上海今年第一天的夏日,我把所有的百葉窗都放下來。

    從來沒有把那個人想做跟自己很像的來看待,結果細一想覺得他是跟我很像的。blog真的不過是喃喃的自語,不相干的人看了又怎么明白我在說些什么。

    只是寫過了,也許我心里便平坦了。

    終于我想到那個讓我難過的人心里不再覺得難過了。可是,這就代表我開心了嗎?

    “我有一段情,說給誰人聽”。

    其實人與人的感情又起止一段兩段,只是每一段都不一樣,而不是每段都是“四張機”,“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罷了。

    我把它丟了,可是那又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