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0820101567

    2010年8月19日

    昨天从柏林坐5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Bonn. 我的朋友T住在这里。

    Bonn是离科隆20分钟火车的小城。旧时德国的古都,现在是UN office的所在。来Bonn做什么呢,那么闷的地方。T是我在英国的朋友,相当于一个我没有过的姐姐。她一半的尼泊尔人,一半的瑞士人,给UN工作。

    T最爱的东西就是spicy food. 曾经有一次我看到她在吃饼干和辣椒酱。T在火车站接到我,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当地唯一的韩国小饭馆吃东西。

    T在Bonn住了两年了,这座到了晚上人就不知道都消失到哪里去了城市。我说,应该从中国搬一些人来这里住,这里连却人到找不到。

    早晨,我又一次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恍惚了几秒,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太阳照在我的脸上,满屋子的植物。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一座新的城。

    我想念上海了,想念我自己的床。

    接下来的早晨,会在哪里醒来呢?

    巴黎。

     

  • P1010236

    坐在Element Fresh的屋頂上喝酒,慢慢的天便黑下去了。燈點了上來,風吹的有點冷。我喝的臉紅紅的,火燒一般。

    與喝酒的人相談甚歡。只是太冷了。

    為什么上海的夏天一下成了蘇格蘭的夏天。我不是該是開心才是。一路慢慢走回去,風吹的手紅了。

    忽然覺得所有的安排都是錯的。我走到把自己丟了。

    我一個人站在路邊許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想把一個外賣,便打車回家。

    走過一間蛋糕店,才想到忽然想吃凱司令的蛋糕。上面略微有點咸的厚重奶油。忽然想到,假若今晚只有能才吃到凱司令的蛋糕,我才是幸福的。

    我一直努力的認清方向,結果發現自己還是走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