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1010236

    坐在Element Fresh的屋頂上喝酒,慢慢的天便黑下去了。燈點了上來,風吹的有點冷。我喝的臉紅紅的,火燒一般。

    與喝酒的人相談甚歡。只是太冷了。

    為什么上海的夏天一下成了蘇格蘭的夏天。我不是該是開心才是。一路慢慢走回去,風吹的手紅了。

    忽然覺得所有的安排都是錯的。我走到把自己丟了。

    我一個人站在路邊許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想把一個外賣,便打車回家。

    走過一間蛋糕店,才想到忽然想吃凱司令的蛋糕。上面略微有點咸的厚重奶油。忽然想到,假若今晚只有能才吃到凱司令的蛋糕,我才是幸福的。

    我一直努力的認清方向,結果發現自己還是走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