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sk scene

    和fashion designer Angela Gao吃茶餐廳,她從我的雙魚手鏈說道星座。說的準,卻也是我本來就知道的關于我自己的東西。

    命里那么多的水。太多的苦難其實都是自己想出來的。

    一個人在家寫了一天的稿子,從移民寫到出柜。上海今年第一天的夏日,我把所有的百葉窗都放下來。

    從來沒有把那個人想做跟自己很像的來看待,結果細一想覺得他是跟我很像的。blog真的不過是喃喃的自語,不相干的人看了又怎么明白我在說些什么。

    只是寫過了,也許我心里便平坦了。

    終于我想到那個讓我難過的人心里不再覺得難過了。可是,這就代表我開心了嗎?

    “我有一段情,說給誰人聽”。

    其實人與人的感情又起止一段兩段,只是每一段都不一樣,而不是每段都是“四張機”,“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罷了。

    我把它丟了,可是那又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