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03

    日復一日

    DSC03326

     

    在大部分人都去旅行和度假的悠長假期里,我在一座龐大的城無所事事。我是一個職業自由的人,於是無所謂假期與工作。我的生活,本來就是一個悠長的假期,我可以在任何時候出行,於是我選擇在這個許多人旅行的時間里不去任何地方。

     

    沒有甚麼工作需要完成。有很多的時間讀書,看電影,聽歌,在咖啡館喝咖啡,去香港餐廳吃下午茶,給公寓吸塵,去南京西路買秋冬的衣服,去菜場買蔬菜,給自己做晚飯,用水煮大閘蟹吃,睡足長長的八個半小時。

     

    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一天一天,彷彿沒有止盡,彷彿一條緩流的河流,川流不息,日復一日。


    DSC03158

     

    差不多一年前,我有一段時間在古巴。住在一棟在海邊的藍色的酒店里。每天對著大海,從未有過的親近。天氣好時候看清晨日出,黃昏日落沿著海邊的公路跑步,看漁人打魚,聽岸邊的老人彈吉他唱歌。天氣差的時候,風起雲湧,海浪猛烈的襲擊著堤岸,彷彿世界盡頭一般。

     

    這所有的一切,回想起來都是美好的,只是在當時,我寂寞的要死。自己走路,自己吃飯,自己看海,自己睡覺,自己喝咖啡。日復一日。

     

    忽然聽說莫文蔚也結婚的消息,想到自己清晨的一個夢。夢里我見到從前的愛過的人,兩個。只是夢裡把他們混在了一起,成了一個人。我想是因為我用了很多年的時間也沒有忘記第一個,然後在愛上了第二個時才擺脫了對第一個的回憶糾纏。但是在這兩個人都不再的時候,我於是放了兩個都在心中。

     

    夢醒的時候恍惚了一會,覺得失落,以及思念。可是人生的不完滿和折中,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事實。但是,我想,每一個人都是希望幸福的。

     

  • 2011-03-17

    在古巴

    ??? kapa? ??

    最近給雜誌寫的關於古巴的文字和拍的照片。 

     

    和哈瓦那的一場戀愛


    換了很多班的飛機,轉了很多班的車,從一個大陸到另一個大陸,在超過20個小時的飛行後,我終於有一天降落哈瓦那的Jose Marti機場。

    在經過許多的旅行之後,不再覺得任何旅程有多麼的興奮。我依舊背著數年前的那只大背包,只是換了一個國家,心裡也只是說,又是一個新的地方。有人在blog里留言說我不斷開始新的旅途,但是又在不斷回去曾經去過的地方,然後想起曾經的人和事,兜兜轉轉,都只是在畫一個圈。

    哈瓦那是一個日光燦爛到刺瞎雙目的城市,被碧藍的海水包圍著,遙遙的望著隔了個弗羅里達海峽的邁阿密。每個月平均薪水15美金的古巴人民沒有錢,開著50年代美國出產的汽車,漆黑的尾氣雲一般的大團大團污染著空氣;建築在這座曾經輝煌而今幾近崩塌的城。

    一座日的城。白天的哈瓦那,日光曬的滿滿的,中央公園坐滿了加拿大來避寒的遊客和無所事事的古巴人。馬車滿城的跑,音樂充盈著整座城。夜裡的哈瓦那,天一黑整座城都黑下去,人都回家去玩多咪諾骨牌了。

    我穿著格子拖鞋,踢踢沓沓的走在窄巷中,拿著相機,卻沒有拍照的慾望。 我去上西班牙文課,我去學跳salsa,我去看拉丁美洲電影節沒有英文字幕的電影,去海邊沿著長長的海岸線跑步,聽街頭音樂家唱歌,去巧克力博物館喝熱巧克力,去全城最貴的酒店的樓頂游泳池邊喝一杯一杯的mojito,可是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所以我買了張車票,一個人坐到種植煙草的山谷Vinales去。

    在Vinales, 我坐在馬背上穿越大片大片鬱鬱蔥蔥的煙草田,騎了單車到山頂上去看翠綠的山谷,我一個人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古巴黑咖啡,讀了半天的小說;黃昏時的Vinales像極了美國西部的小鎮,安靜中只聽得到每戶人家房子前得搖椅擺動的吱啞聲。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做甚麼。 於是我戴了耳機去散步。太陽正在落下去,鄉間的小路長長的綿延到山谷的深處,路上只有偶爾騎摩托車經過的農民,農莊騎馬跑過的小孩。我走著走著,聽著歌,就跑了起來,然後跳起了舞來。在四處無人的山野,我的生命是我的。

    在轉了幾次的車,去了幾座不同的城後,我又回到了哈瓦那。我知道我仍舊是在畫著圈,但是我用完全新鮮的目光來看哈瓦那,我可以用西班牙文跟出租車司機講價了,我有可以約出來喝咖啡的朋友了。可是這個時候也是我回家的時候了。

    每一場旅途都彷彿一場戀愛。回憶中記得的,都是最美好的。我和哈瓦那談了一場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