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03

    日復一日

    DSC03326

     

    在大部分人都去旅行和度假的悠長假期里,我在一座龐大的城無所事事。我是一個職業自由的人,於是無所謂假期與工作。我的生活,本來就是一個悠長的假期,我可以在任何時候出行,於是我選擇在這個許多人旅行的時間里不去任何地方。

     

    沒有甚麼工作需要完成。有很多的時間讀書,看電影,聽歌,在咖啡館喝咖啡,去香港餐廳吃下午茶,給公寓吸塵,去南京西路買秋冬的衣服,去菜場買蔬菜,給自己做晚飯,用水煮大閘蟹吃,睡足長長的八個半小時。

     

    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一天一天,彷彿沒有止盡,彷彿一條緩流的河流,川流不息,日復一日。


    DSC03158

     

    差不多一年前,我有一段時間在古巴。住在一棟在海邊的藍色的酒店里。每天對著大海,從未有過的親近。天氣好時候看清晨日出,黃昏日落沿著海邊的公路跑步,看漁人打魚,聽岸邊的老人彈吉他唱歌。天氣差的時候,風起雲湧,海浪猛烈的襲擊著堤岸,彷彿世界盡頭一般。

     

    這所有的一切,回想起來都是美好的,只是在當時,我寂寞的要死。自己走路,自己吃飯,自己看海,自己睡覺,自己喝咖啡。日復一日。

     

    忽然聽說莫文蔚也結婚的消息,想到自己清晨的一個夢。夢里我見到從前的愛過的人,兩個。只是夢裡把他們混在了一起,成了一個人。我想是因為我用了很多年的時間也沒有忘記第一個,然後在愛上了第二個時才擺脫了對第一個的回憶糾纏。但是在這兩個人都不再的時候,我於是放了兩個都在心中。

     

    夢醒的時候恍惚了一會,覺得失落,以及思念。可是人生的不完滿和折中,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事實。但是,我想,每一個人都是希望幸福的。

     

  • 2011-09-05

    忽然之間

    288531_10150245073401396_525096395_7800955_7063006_o

     

    忽然之間,上海的天氣一下轉涼。不再大汗淋灕,陽光的顏色也金黃柔和起來。

    我夜夜坐在客廳的大紅色沙發上閱讀。Richard Polsky關於藝術市場的書。安妮寶貝新的長篇小說。

    有人電話來邀我出去喝酒,一一拒絕。人生短暫,我要用來做我歡喜做的事,和與我歡喜相伴的人作伴。我不要浪費時間在我不願相對的人身上。

    有月亮的夜裡穿上人字拖鞋, 把鑰匙掛在脖子上,獨自上街去散步。夜涼如水。樹影幢幢。我慢慢的走路,一步一步,並不急著走到哪裡。忽然之間,覺得心裡那麼安然。

    我常常的說自己不再拍照,因為在這個城市里沒有靈感。可是,我去到紐約,仍舊的是不想拍照。我常常回想英國的時光,和那些停駐在那裡的光影與瞬間。那些個時候的我,是去到了哪裡了?

    忽然之間,我又找回閱讀的慾望。安寧,即是無畏。

    我們的時光,並不需要急著流到哪裡去。

  • 2011-03-17

    在古巴

    ??? kapa? ??

    最近給雜誌寫的關於古巴的文字和拍的照片。 

     

    和哈瓦那的一場戀愛


    換了很多班的飛機,轉了很多班的車,從一個大陸到另一個大陸,在超過20個小時的飛行後,我終於有一天降落哈瓦那的Jose Marti機場。

    在經過許多的旅行之後,不再覺得任何旅程有多麼的興奮。我依舊背著數年前的那只大背包,只是換了一個國家,心裡也只是說,又是一個新的地方。有人在blog里留言說我不斷開始新的旅途,但是又在不斷回去曾經去過的地方,然後想起曾經的人和事,兜兜轉轉,都只是在畫一個圈。

    哈瓦那是一個日光燦爛到刺瞎雙目的城市,被碧藍的海水包圍著,遙遙的望著隔了個弗羅里達海峽的邁阿密。每個月平均薪水15美金的古巴人民沒有錢,開著50年代美國出產的汽車,漆黑的尾氣雲一般的大團大團污染著空氣;建築在這座曾經輝煌而今幾近崩塌的城。

    一座日的城。白天的哈瓦那,日光曬的滿滿的,中央公園坐滿了加拿大來避寒的遊客和無所事事的古巴人。馬車滿城的跑,音樂充盈著整座城。夜裡的哈瓦那,天一黑整座城都黑下去,人都回家去玩多咪諾骨牌了。

    我穿著格子拖鞋,踢踢沓沓的走在窄巷中,拿著相機,卻沒有拍照的慾望。 我去上西班牙文課,我去學跳salsa,我去看拉丁美洲電影節沒有英文字幕的電影,去海邊沿著長長的海岸線跑步,聽街頭音樂家唱歌,去巧克力博物館喝熱巧克力,去全城最貴的酒店的樓頂游泳池邊喝一杯一杯的mojito,可是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所以我買了張車票,一個人坐到種植煙草的山谷Vinales去。

    在Vinales, 我坐在馬背上穿越大片大片鬱鬱蔥蔥的煙草田,騎了單車到山頂上去看翠綠的山谷,我一個人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古巴黑咖啡,讀了半天的小說;黃昏時的Vinales像極了美國西部的小鎮,安靜中只聽得到每戶人家房子前得搖椅擺動的吱啞聲。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做甚麼。 於是我戴了耳機去散步。太陽正在落下去,鄉間的小路長長的綿延到山谷的深處,路上只有偶爾騎摩托車經過的農民,農莊騎馬跑過的小孩。我走著走著,聽著歌,就跑了起來,然後跳起了舞來。在四處無人的山野,我的生命是我的。

    在轉了幾次的車,去了幾座不同的城後,我又回到了哈瓦那。我知道我仍舊是在畫著圈,但是我用完全新鮮的目光來看哈瓦那,我可以用西班牙文跟出租車司機講價了,我有可以約出來喝咖啡的朋友了。可是這個時候也是我回家的時候了。

    每一場旅途都彷彿一場戀愛。回憶中記得的,都是最美好的。我和哈瓦那談了一場戀愛。

  • P1010212

  • 2010-11-06

    Moving on

    P1010323

    P1010327

    P1010324

    上一次搬家只不過是今年1月的事。從吳興路搬到康平路,不過2分鐘的路。Oli和Alex幫我一起幫的家。搬完後我一個人坐在客廳的一堆箱子和雜物中間,大口的呼著冷氣,卻找不到咖啡放在了哪裡。

    沒有想到那麼快會又要搬家。我以為我會在這裡住幾年,住到我離開上海為止的。我那麼的喜歡這個小公寓。春天時從10樓望到一面一大片綠色日漸變濃,夏天把所有窗戶都打開睡覺的夜晚,坐在窗邊喝茶的黃昏,夜夜坐在沙發看連續劇的時光。好生歡喜的時光。

    就好像喜歡一個人一樣,你以為會在一起很久的,也許是會一直在一起的。可是偏偏就在忽然之間,他說要離開了。是一樣的道理。

    我不知道該如何離開這個公寓。在決定了之後,仍舊戀戀不捨,一直說,其實我不用這樣做的。

    電話里,媽媽跟我說,當年我們搬新家時,我們也是一樣,不到最後不肯搬過去,雖然我們老的公寓比新的要爛許多。

    我在電話另一邊泣不成聲。Moving on,是對一段生活的告別,是對那一段的自己的告別。非常的難。

    但有的時候,在不得不如此得時候,我們始終是要move on. 

    我哭過之後,覺得這是對我的上一段生活的告別了。就決定,I'm done with it. I can get on with it now. 

     

  • 2010-09-28

    夏天不要走

    照片里是瓦倫西亞當代美術館(IVAM)的cafe. 今年夏天在那裡做展覽時在那里喝了好多次的咖啡,吃了幾次的午飯。

    去IVAM時是太久沒有去過歐洲的公立美術館了。進去看到那麼多大師的作品時仍舊忍不住的汗毛都竪起來。

    瓦倫西亞大太陽的正午,有幾天的時間都在美術館里準備展覽。工作的間隙在IVAM的cafe里喝苦苦的espresso.

    剛剛看過電影 "長恨歌"。電影里的胡軍在離開了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在若干年後的王綺徭再有他的消息時他已經展轉到世界另一端的巴西了。不管她心裡對他是不是相忘,到死她也沒有再見到他一面。

    Their paths never crossed again.

    如果我自己的人生也是那樣,至死也不相忘,確不再有任何的瓜葛,心裡是不是有遺憾的?

    我多麼希望,夏天不要過去。

     

  • 2010-09-20

    新的豆瓣頁面

    換了豆瓣的page. 新的頭像,新的description. 

    改變一下也好。

  • 我需要做這個聲名。

    doubanclaim126e8562e6e2efb2

    這樣就可以了吧。

  • 2010-09-15

    橄榄树

     

    当年清涩少年时埋头读三毛那些让人兴奋的故事。快考高中时我的老师建议我妈妈把我在读的书锁起来不要读。“因为会分心”她说。

    可是那时这个叫做三毛的女人所给我打开的世界又怎么是考高中所能让我立在门口却又止步的。大加那利岛。沙哈拉沙漠。马德里。秘鲁。智利。墨西哥。西雅图。万水千山走遍。

    听着那首橄榄树时我并不知道橄榄树是怎样的样子。直到我有一年旅行到了西班牙。

    今年夏天我又一次去到西班牙,却是第一次散布时走过一大片一大片的橄榄树。绿的枝叶。清涩的果实。在数年之后,我终于明白橄榄树对书里的三毛意味的是什么,对我自己又意味的是什么。

  • 190820101567

    2010年8月19日

    昨天从柏林坐5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Bonn. 我的朋友T住在这里。

    Bonn是离科隆20分钟火车的小城。旧时德国的古都,现在是UN office的所在。来Bonn做什么呢,那么闷的地方。T是我在英国的朋友,相当于一个我没有过的姐姐。她一半的尼泊尔人,一半的瑞士人,给UN工作。

    T最爱的东西就是spicy food. 曾经有一次我看到她在吃饼干和辣椒酱。T在火车站接到我,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当地唯一的韩国小饭馆吃东西。

    T在Bonn住了两年了,这座到了晚上人就不知道都消失到哪里去了城市。我说,应该从中国搬一些人来这里住,这里连却人到找不到。

    早晨,我又一次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恍惚了几秒,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太阳照在我的脸上,满屋子的植物。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一座新的城。

    我想念上海了,想念我自己的床。

    接下来的早晨,会在哪里醒来呢?

    巴黎。

     

  • desk scene

    和fashion designer Angela Gao吃茶餐廳,她從我的雙魚手鏈說道星座。說的準,卻也是我本來就知道的關于我自己的東西。

    命里那么多的水。太多的苦難其實都是自己想出來的。

    一個人在家寫了一天的稿子,從移民寫到出柜。上海今年第一天的夏日,我把所有的百葉窗都放下來。

    從來沒有把那個人想做跟自己很像的來看待,結果細一想覺得他是跟我很像的。blog真的不過是喃喃的自語,不相干的人看了又怎么明白我在說些什么。

    只是寫過了,也許我心里便平坦了。

    終于我想到那個讓我難過的人心里不再覺得難過了。可是,這就代表我開心了嗎?

    “我有一段情,說給誰人聽”。

    其實人與人的感情又起止一段兩段,只是每一段都不一樣,而不是每段都是“四張機”,“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罷了。

    我把它丟了,可是那又怎樣呢。

     

  • P1010236

    坐在Element Fresh的屋頂上喝酒,慢慢的天便黑下去了。燈點了上來,風吹的有點冷。我喝的臉紅紅的,火燒一般。

    與喝酒的人相談甚歡。只是太冷了。

    為什么上海的夏天一下成了蘇格蘭的夏天。我不是該是開心才是。一路慢慢走回去,風吹的手紅了。

    忽然覺得所有的安排都是錯的。我走到把自己丟了。

    我一個人站在路邊許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想把一個外賣,便打車回家。

    走過一間蛋糕店,才想到忽然想吃凱司令的蛋糕。上面略微有點咸的厚重奶油。忽然想到,假若今晚只有能才吃到凱司令的蛋糕,我才是幸福的。

    我一直努力的認清方向,結果發現自己還是走丟了。

     

     

  • SAM_0123

  • 2009-04-28

    夜游

    030420091018

  • 越南的魔幻旅程

    P1010179

     

    P1010162

    夏天開始的時候第二次去了越南,開始了一段瘋狂的魔幻旅程。丟失了相機的充電器,于是干脆停止拍照。所以照片為數不多。故事尚未成為文字,只是在記憶中存在。從五月夏初的開始,我愛的人從地球的另一邊來到,一起上路,開始瘋狂的魔幻一般的旅程。知道8月才又回到上海。慢慢的,要把這些文字寫出來。

    ......

    ...

     

  •  The magazine version of On A Midnight Express to Istanbul

    kapa writes_0008

    kapa writes_0009

    kapa writes_0010

    kapa writes_0011